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风情 > 民俗旅游 > 吉林松花江边的“树挂”

吉林松花江边的“树挂”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20-6-23 15:25:03
吉林松花江边的“树挂”

在北风呼啸的隆冬季节,北国江城吉林却到处盛开着“冰花”。

这就是驰名中外的吉林雾淞。

雾淞,俗名树挂。每到隆冬时节,树挂便爬上沿江树木的枝条,风儿吹过,就像白丝银发在空中抖动。这里,还有一个悲怆的传说故事呢。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松花江边有一位老妈妈,老伴死的早,她领着三个女儿过日子。丈夫的死使她没了主心骨,一天到晚发愁、哭泣,可当她看到三个女儿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模样,就把心一横,决心好好地活下去,把孩子拉扯大。

从此,她没黑没白地干,给人当保姆看孩子、缝纫,挣点钱养活三个女儿。

光阴流逝,三个女儿渐渐地长大了,一个个都出落得格外漂亮,登门说亲的人都踩扁了门坎子。

大姑娘嫁出去了。

二姑娘嫁出去了。

又过了几年,三姑娘也嫁出去了。

等到三个女儿出了门,老妈妈也年过花甲了,脸上布满了皱纹,两鬓也挂满了白霜,活也干不动了。

老妈妈没有儿子,只好轮流到三个女儿家生活。

到了大姑娘家,老妈妈还没到,大姑娘就准备好了一堆脏衣裳,等着老妈妈来洗。二姑娘呢,老妈妈还未到,就准备好了筐,等着老妈妈来上山挖野菜、回来剁猪食。三姑娘呢,还没轮到这儿,她就备好了镰刀,等着老妈妈来打草、喂牲口 三个女儿啊,一个赛一个地算计着老妈妈。

一晃几年过去,女儿们又生了孩子。老妈妈不管到谁家,都要看孩子做饭。这还不算,老妈妈还吃不饱。

转眼,老妈妈更老了,背驼了,头发也全白了。

这一年,快过年时姐妹们商量,让老妈妈在每人家住一天。过去是住一个月,因过年前后家家有好吃的,所以她们商定轮流接纳这个“多余”的人。

阴历二十八,老妈妈来到大姑娘家,爬上炕还没坐稳,大女儿端来一碗涮锅水,说:“喝了,痛快走!老二家杀年猪呢  ”老妈妈眼含热泪爬下炕,往二女儿家走。因大女儿家离二女儿家有 20 里,走到那儿正好是晚上,所以大女儿提前催老妈妈走。

老妈妈流着泪向二女儿家走去。脚又疼,等走到二女儿家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啦。

到了二女儿家,老妈妈刚爬上炕,二女儿端来一碗炒包米粒子,说:“大姐家给你的稀,我给你的干!吃吧,吃完好走,三妹家正包饺子呢  ”

老人的牙齿早掉光了,望着包米粒子一个也不敢吃。

老妈妈忍着泪,爬下炕,出了门往三女儿家走。

这时,天渐渐的黑了,北风卷着尘土满夭飞扬,老妈妈的白发在风中抖动着。老妈妈也不想上三女儿家去了。过年了,上谁家去都是个麻烦。于是,老妈妈沿着大江,冒着寒风独自地走着。

一晃,三十除夕夜过去了。 一晃,初一、十五也过去了。三个女儿再也没见到老妈妈的面。

邻居们却惊奇地发现,自从老妈妈出走的那几天,沿江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景色,江沿上所有树的枝条都白了,挂着一层白霜,远远望去,多像老妈妈那满头的银发啊!人们望着这一片片银枝条,不禁想念起老妈妈,更增加了对不孝女儿的恨。

其实,这只是一个故事。人们通过树挂这样一种自然现象,谴责不孝敬老人的行为。事实上,吉林树挂的真正形成另有原因。

树挂即雾淞,是由雾、水气冻结而成的,是凝聚在地面物体迎风面上呈针状和粒状的乳白色疏松的微小冰晶或冰粒,远远看去,就像一层霜薄薄地涂在枝条上。吉林市的雾淞多属于晶状雾淞,是由于江上游大坝的冰层高于冰点,使从丰满到九站这一段江面不冻两引起的。

吉林市的雾淞比别的省份如黑龙江哈尔滨的时间长,就是在摄氏零下 40℃度的数九严冬,暖水江面仍然源源不断地蒸发着水气,特别是年前年后那寒冷的日子里,吉林的雾淞树挂最为壮观奇丽。

朋友们到这儿来吧,领略一下吉林的奇特风光,听一听那感人肺腑的传说,定会给你留下美好的记忆。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站长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