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琴棋书画 > 诗一首:过年

诗一首:过年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20-1-26 10:36:46
诗一首:过年

从前的年,

过的是新鲜。

物质匮乏的年代,

只有过年最值得企盼。

父亲踩着雪赶集,

背回平日难见的物件,

装着半斤水果糖和两盒甜糕点;

还有鲜艳喜庆的年画,

秦琼和敬德怒睁圆眼;

一只粗糙的塑料花,

插在舍不得扔掉的酒瓶里,

能点亮贫寒之家的一整年。

全家人好容易去照相馆照张相,

紧张得表情好像都不是那么自然。

过年

从前的年,

过的就是嘴馋,

小孩子一天往厨房跑好几遍,

总想偷吃点白馍和肉干。

小年过后杀猪宰鸡,

放仓房里用雪埋上防止风干。

妈妈蒸花卷,做麻花,炸果子,

我们围着灶台不停地转,

哈喇子差点流到盘子里,

尝一点儿后还想再尝一遍,

心想着啥时能敞开肚皮,

把这些好吃的全吃完。

过年

从前的年,

过的是仪式感,

自己动手的喜悦冲洗了贫寒的难堪。

念过私塾的大爷会写毛笔字,

全村的乡亲排起长队要写春联。

手巧的大娘能剪出不重样的窗花,

吉祥的图案剪出朴素的心愿。

我们开心地跟在大人后贴对联,

猪圈鸡圈旁贴“六畜兴旺”,

米缸面缸旁贴“五谷丰登”,

压水井旁贴“川流不息”,

就连门口的老榆树上,

也贴张“出门见喜”“恭贺新年”。

人与人之间很是亲热,

一件喜事能在乡邻里传个遍。

过年

从前的年,

过的是企盼,

有钱的人家才放整挂的炮鞭。

三十的饺子实在是香,

但我们来不及细品,狼吞虎咽,

那时候电视还不那么普遍,

而且多半是黑白画面,

没有暖气我们也能熬到十一二点。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在深夜点燃,

小伙伴打着灯笼映红小脸,

捡没响的散炮用口袋装满,

我们才恋恋不舍地把家还。

过年

从前的年,

过得很温暖,

一件花衣裳就能臭美整个新年。

除夕晚上睡觉前,

拿出妈妈做的花衣裳在身上试半天,

睡觉前不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边,

心想着穿上这身行头去拜年,

会不会比往年多得几块压岁钱。

过年

从前的年,

过得很缓慢,

走一家亲戚要花上一整天。

父亲那辆二八车把上,

一边挂着浸透油纸的甜果子,

一边挂着没有添加剂的江米条,

我们坐在大梁或后座上,

说说笑笑就到了山那边。

五块的压岁钱在那时算是巨款,

握在手中感觉自己像个老板。

和兄妹疯玩,不小心弄掉一块钱,

深夜里想起这事儿,

总会忍不住难过好几天。

过年

从前的年,

过的是团圆,

走亲戚从初二走到十五,

一出动就是一大家子也没人烦,

乡邻间不像今天这般冰寒。

那时候没有手机,

更没有电话短信拜年。

吃饭时有说有笑地吃饭,

见面时诚诚恳恳地拜年,

烛光下老友能说很久的话,

雪地里离别的亲人舍不得再见。

没有电子设备和高科技的年代,

专注的心和真切的情,

布满记忆中春节的每一天。

过年

从前的年,

清贫如洗却不孤单。

从前的父母,

身体健康劲儿使不完。

从前的故乡,

河水清澈牛马撒欢。

从前的春节,

没有春运年味不淡。

从前的我们,

心里善良又简单。

回不去的,

是从前的年,

吃不够的,

是故乡的饭。

忘不掉的,

是曾经的人。

找不回的,

是纯真的心。

我们终将走过从前,

我们总要迎来明天。

如今的年味为什么这么淡?

因为年味伴进了

寻常日子的每一天。

过年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站长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