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大寒节气读宋代陆游的《大寒出江陵西门》

大寒节气读宋代陆游的《大寒出江陵西门》

作者:严勇来源:网络2020-1-21 14:52:14
大寒节气读宋代陆游的《大寒出江陵西门》

《大寒出江陵西门》

宋·陆游

平明羸马出西门,淡日寒云久吐吞。

醉面冲风惊易醒,重裘藏手取微温。

纷纷狐兔投深莽,点点牛羊散远村。

不为山川多感慨,岁穷游子自消魂。

这是一首触景生情的羁旅诗。游子漂泊在外,每到岁末,总会勾起乡愁。大寒节气,除夕与春节等重要日子亦在其中,生发思乡之情,乃人之常情。

陆游是在哪一年写下这首诗的呢?陆游一生大致可分为五个阶段:

1125—1153 二十九岁以前,为读书学诗期。

1153—1170 二十九岁至四十六岁,为应试与为官初期。

1170—1178 四十六岁至五十四岁,为入蜀期。

1178—1190 五十四岁至六十六岁,为东归后为官期。

1190—1210 六十六岁至八十六岁,为一度为官外退居山阴期。

江陵,在湖北荆州,长江入蜀必经之路。据此可推断,此诗为入蜀时期所作。入蜀长达八年,又是哪一年呢。

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五月十八日,诗人正式入蜀,赶赴夔州(今重庆奉节)担任通判,途径荆州,写下大量怀念屈原的诗歌。

然而,诗人十月二十七日,就已抵达夔州。题中点明时间为大寒,大寒在十二月,与入蜀道上时间不符。

标题“大寒”,指大寒时节,而非天气。

因宋代诗人一般喜欢用准确年月作标题,便于记录行踪。如果仅仅是为了表达寒冷天气,那么完全可以在诗中体现。

根据《陆游年谱》可知,诗人在夔州任上时间为1170年十月至1172年二月。

1170年十二月,诗人刚到夔州,一来需要了解、熟悉工作、生活环境;二来刚从江陵经过,回头似无必要;三来根据《剑南诗稿》诗人自己所言,当年冬天,“雪中卧病”,更无远游可能。

唯有第二年,也就是1171年十二月,诗人在夔州呆了一年多,正好有闲情,也有机会顺道江陵,探亲访友,近一点遥望故乡。此时,他游兴正浓,寻访了东屯杜甫旧居,并留下诗作以记之。

离开夔州后,诗人一直在蜀中工作,不太可能再越过夔州,远道江陵。翻开《陆游年谱》,也无这一时期东游江陵的诗作。

1178年,诗人离蜀经过江陵,正值夏秋之间,时间也不对。据《年谱》记载:二月末,先生奉诏从成都东归,顺江而下,经眉州、叙州、泸州等地,途径荆南,于秋天抵行在临安,授官福建后,暂归山阴老家。

所以,此诗写作时间为1170年十二月。

1170年十二月,大寒节的早晨,诗人骑着瘦马,缓缓地走出了江陵西门。向天空张望,淡淡的太阳,寒冬的云朵,山水在其下,显出争雄之势。

江陵,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抗击金国和后来蒙古的主战场(陆游死后20多年,襄阳沦陷,江陵成为抗蒙最重要的屏障)。其城墙高大结实,是国内现存较为完整且有气势的古城墙之一。

陆游在这高大的城墙下,不可能不想起不久前的抗金硝烟。只是采石之战后,金国无力南侵,南宋偏安一偶,大家相安无事。淋漓痛饮长亭暮,慷慨悲歌白发新。这让陆游的统一之梦渐行渐远。

其实,换一个角度,此时灭金,已是下策。联金抗蒙才是上策。君不见,北宋与金国联手灭了辽国,结果北宋灭亡了。南宋与蒙古联手灭了金国,结果南宋灭亡了。

话又说回来,谁也看不清几十年之后的形势。没有战事的和平年代,对于旅途中的诗人来说,是有点落寞的。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喝点酒取暖,反倒成了一件乐事。因诗人此时身上的劣质皮衣,令诗人冻得瑟瑟发抖,连拉住缰绳的手,都缩到皮衣里去了。寒风一吹,坐在马上打盹的诗人,突然被冻醒,酒都醒了一大半。

颈联,用“纷纷”对“点点”,表现大自然的小动物们对于节气的应变能力。离西城门越来越远,只见狐兔们接二连三地都跑向深密草丛取暖;牛羊们零星地散落在远处的乡村。这是一幅多么有诗意的山水田园画风啊。

尾联,诗人笔锋一转,“咳,不要只顾着为了名山大川生出如此多感叹;狐兔牛羊们自有回家的路,我自己为官他乡却是有家难回啊。”正如他在另一首诗中所写:天地何心穷壮士?江湖自古著羁臣。

又到一年岁末,穷困、旅居他乡的诗人,自然会感到极度的悲愁。谁不想回家过年呢?虽然诗人人在旅途,心却更加思念着故乡。

值得一提的是,诗人之所以抽空从夔州跑到江陵来过大寒节,是江陵乃陆游的母亲唐氏祖籍所在,其曾外祖父是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的北宋名臣唐介。

这样说来,江陵也算诗人的半个家乡啦。云寒风冷,辞别亲戚,驾马归去,见狐兔归巢,牛羊点点,岁末游子,才会生出怅惘,心怀故乡。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我们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